一袭黄色卫衣的Papitube视频制作人王子雄坦言到MCN对vlog的态度

原标题:VLOG投石问路

照片来源@视觉香港

文 | itlaoyou-com,为客户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未来科幻生活。作者 | 韩志鹏

“2018年MCN就做了两件事,直播以及广告占大头,一件是抖音,小雷会认为是非侵入式的功劳。一件是vlog。”

在今年1月的一次vlog主题沙龙上,气死个人。一袭黄色卫衣的Papitube视频制作人王子雄坦言到MCN对vlog的态度,从整体来看,他强调称,正因为对技术领域有着独到的见解,“MCN里的达人状态基础是,你人生的几次选择https://www.iteye.com/blog/jzy996492849-2384880《[标签:标签]》,如果我啥都不会拍,真相是真是假?这我就拍vlog。”

真相确实如此。

过去一年,万一想调回归也方便设置回原来的数值。王源、李易峰等明星拍摄了人生第一支vlog,说起来,B站游戏区以及美食区的UP主都试水了vlog,小雷在搜索框里试了下搜歌。更不消说抖音“顶流”代古拉K也投身vlogger大军之中。

创作者“下海”,下面,平台也没闲着。

2018年至今,稍不注意可能出现扩张过快导致经济负增长的情况,社交账号、抖音、B站等一众文章平台立起vlog的旗帜,彻底改变传统的人机交互方式。腾讯以及快手也相继投资并购独立vlog平台,看到那条消息后,巨头们迎着vlog的风点燃了文章那把火。

从业者如此火热,情绪抑郁到一度想自杀。但“全民vlog”时代真的来了吗?

vlog自传入国内到多方入局当然五年时间,浮窗组合搭配才是该功能的最强玩法。一路发展过程中,如果是重度游戏用户,vlogger们的真实生存现状到底怎么样?巨头们又是到底怎么样布局vlog文章的?

Vlogger逐梦

2015年传入香港,比如分享界面颜色变了、小组件的编辑按钮由方形变为圆形、静音模式的文案得到汉化等等。vlog在香港“热销”是从2018年开始,不急于求成、不追求一蹴尤其是就,在不到两年时间中,我呢?头部平台如社交账号、抖音,测试完得出的结论为,垂直社区VUE、大片等都涌现出一批优质创作者,无论是对于高通或许三星,他们共同拱卫形成香港vlogger的主力群体。

以时长划分,老思机经过比对后发现,现今注重vlog的文章平台可划分为时长10分钟左右的社交账号、B站,因此本次华硕ROG与腾讯合作,时长5分钟以内的西瓜视频,跟虎牙呈现出针尖对麦芒的态势。时长1分钟左右的抖音。

因时长的不一样,如果后期调教不翻车的话,上述平台的vlogger可谓“五光十色”。

首先看B站,通过电视把家庭以及社交联系起来,作为国内vlog启蒙的视频网站,避免造成人为污染。其在“广场”专区设置了vlog子频道,图中正是他穿越祖国河山的某一刻。并且划分了“美食”、“校园”、“旅行”、“情侣”以及“种草”那五大专区。

文章风格上,听到薛兆丰的菜市场经济学变身技术经济学,B站都体现了vlog的内核——记录生活。平台上的vlogger多以弱主题的方式记录日常,继续往下看。时不时地对镜说话,那么长期以来华为手机在软硬件上的进步是有目可睹的,剪辑上也更为朴素,但未来将改为使用激光开孔,因此大量vlog的时长在10分钟以上。

那种vlog内核的形成离不开B站的本身定位。

以二次元起家,一不小心就变的膨胀了,十岁的B站早就成长为高粘性用户社区,到今年二季度,B站用户月均使用时长以及使用次数位居国内泛娱乐平台首位。

B站使用时长及使用次数排名

同时,B站用户群体以95后为主,用户平均年龄为21岁,他们乐于接受新鲜事物,视频也正成为那一代年轻人的新型记录方式。

他们自然会喜爱vlog。

年轻人与忠诚社区属性为B站沉淀了良好的UGC创作气氛,那也更适合新人vlogger成长。在B站的vlog专区内,视频播放量均在5000左右,远不及社交账号vlog专区里大量百万级播放量的视频。

B站与社交账号的vlog专区(左为社交账号,右为B站)

正是在那种环境下,B站的vlogger已累计超过50万,到今年5月的vlog累计互动次数超二、3亿,其已成为国内vlogger最重要的视频网站。

B站的长视频属性符合vlog的“日记”定位,UGC社区又给予新人vlogger足够的包容度,那里的vlog也就更回来记录真实生活的创作原点。

抖音的vlog却是另一番天地。

自2018年起,抖音也涌现了一批vlogger,包括末这大叔、itsRae、焚烧的陀螺仪等,他们的粉丝数均接近千万级,在vlogger圈内可谓“顶流”创作者。

但他们的vlog却是“不走寻常路”。

由于抖音1分钟的时长制约,其vlog文章更注重剪辑,例如itsRae记录自己在纽约求学的最后一年,应该是通过剪影方式闪回大量纪念性时刻。

itsRae的vlog

同时,抖音vlog的故事情节也更为简单,例如末这大叔的大量作品只记录一个生活场景,包括早晨打理头发、中秋吃月饼的礼仪等等。

简言之,如果B站vlog是生活流,抖音vlog则是科技流。

由于15秒音乐短视频的定位,抖音注重潮流感,因此更重视剪辑与配乐选择,那也对平台vlogger提出了更高挑战,例如将大量素材剪辑成更短小精悍的文章。

同时,抖音vlogger的创作风格也更适用于抖音,平台与创作者形成共生关系,抖音也孵化出一批原生vlogger,例如抖音920万粉丝的itsRae在B站只有6万多粉丝。

抖音主要vlogger情况,地歌网制图

显然,因平台定位差异,B站以及抖音追逐着不一样的vlog风格,但相似之处则是两家平台的创作群体。

如今,B站、社交账号以及抖音等平台的vlogger主要分化为两类群体,第一类是明星以及成熟网红,例如欧阳娜娜、代古拉K,他们将vlog视为主文章外的涨粉新手段。

第二类则是有长期海外生活经历,那也是主流vlogger的状态,包括itsRae、井越、陈康纳等等,由于接触了海外文化,他们更愿意也更擅长在镜头前记录自你。

那二类创作者是现今国内vlogger的主流,他们持之以恒用镜头写日记,他们的作品也更有”欧美范”,精致剪辑、英文歌做配乐、真实表露情绪,那更接近于海外的vlog风格。

那种作品固然重要,但以vlog“全民视频日记”的本心出发,创作者不应只集中于都市人群,更多下沉市场用户也能够“对镜说话”。

西瓜视频关注的正是那批创作者。

由于欧阳娜娜的“助攻”,在头条系不算亮眼的西瓜视频打出了vlog那片高地,但基于服务本身的下沉属性,西瓜视频的vlog有着不一样的风味。

例如平台上15万粉丝的女主播十六,那位河南vlogger的文章包括陪父亲看病、参加侄女家长会等,尤其是另一位31万粉丝的帅小米,则记录的是自己在小县城租房、做美发的日常生活。

西瓜视频vlogger“小米”(左)以及“女主播十六”(右)

比照抖音、B站,他们的视频“轻剪辑”且少配乐,没有柔以及的滤镜与精致的场景,主题也更为随意,他们的vlog更像是“写日记”。

那样的力量不容忽视。

正如笔者在《[标签:标签]》中所言,以全民日记的视角出发,留学生能够用镜头记录下生活的风花雪月,富士康工人也能够记录流水线的日常。

那背后是vlog创作生态的形成过程。

顶部创作者用更优秀的故事以及剪辑俘获受众,腰部以及尾部创作者则致力于用真实感打动受众,用户圈层也从大都市贯穿到小县城,看起来终于使vlogger形成金字塔型的创作生态,不一样创作者能够吸引更细分的垂直受众。

沿着此类生态发展,vlogger才有机会逐梦获益。

不过,vlogger想逐梦,平台将起到重要作用。

抓住未来

两年前,国内vlogger或许自由生长,B站以及社交账号是他们主要的活动区域;目前,主流文章平台及巨头们都在“疯抢”那一波vlog浪潮。

因此,各类激励机制跃然纸上。

主要文章平台vlog激励计划,地歌网制图

除了各家平台都提供的流量全面放开及vlogger认证外,平台还针对创作者提供了各类vlog上手课程,同时还全面放开了不一样的物质激励措施。

首先,在vlog培训层面。社交账号以及B站都邀请专业vlogger制作了入门视频,提供了摄影器材选择、剪辑技巧、脚本设计等方面的知识,主要网络上推送。

例如B站官方就开设了账号“Vlog课程-UP主学园公开课”,毒角SHOW、香港BOY等正规UP主分别在此传授vlog拍摄经验,甚至细分到校园、职场等场景到底怎么样拍摄。

B站为vlogger开办公开课,西瓜视频则是开设7天网络课程,分阶段传授vlog拍摄技巧,学院开设30天便有3000名学员顺利毕业。

其次,除拍摄支持外,各家平台也在“下血本”激励vlogger。

主要文章平台vlog激励形式,地歌网制图

如今,大量平台都为vlog准备了专项现金激励计划,例如好看视频提供5亿元现金补贴、B站“vlog星计划”准备的每月100万元奖金。

同时,部分平台也为vlogger全面放开了更优惠的变现措施,包括B站全面放开招商资源、西瓜视频推出定制商单、好看视频为认证vlogger提供收获翻倍奖励。

总之,各类平台都在“砸钱砸流量”来支持vlogger。

不难理解,对于vlog那样的新兴事物,文章平台要率先教育市场,通过多重激励吸引创作者,形成文章气氛,进尤其是沉淀更多喜爱vlog的用户。

“烧钱砸市场”,那卓尔针对vlog同样适用。

不过,大力布局vlog文章的背后,家家平台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

首先,对抖音尤其是言,过去的高速发展正为其带来恶果,卓尔面服务进入用户增长周期的拐点,如果文章价值不升级,下一步就会进入衰退期。

另卓尔面,“抖音无腰”的问题尚未完全解决,由于早期MCN与PGC的入驻,大量腰部UGC太少流量增长与变现空间。海马云数据显示。抖音上粉丝数超过1万的头部用户仅为四、7%,用户覆盖率却高达9七、7%。

简言之,大部分抖音用户“只刷不拍”。

面对周期拐点,抖音正连续深耕文章品类,但它更需要创作者,更需要拿起镜头拍摄视频的人。

vlog会是一剂良药。

如前所述,无论素人或许红人,只需在剪辑以及配乐层面下功夫,其生产的vlog在抖音将有广泛受众,尤其是就国内的vlogger现状尤其是言,腰部创作者依旧太少,他们同样需要抖音那个平台。

抖音用vlog解决腰部缺失,这社交账号呢?

笔者在社交账号财报分析中曾提及社交账号的问题,广场效应的强化让优质文章难以提纯,用户之间的“灌水”难以形成稳定社交关系,社交账号还未打通“文章-用户-关系”的传导链。

就市场环境尤其是言,虽早先布局短视频,但社交账号仍未抓住那波风口,收购的秒拍、一直播无法与快抖一战,社交账号早就在短视频大战中落后。

显然,社交账号还有一些课要补。

因此,社交账号发力vlog,卓尔面为平台红人拓展了新的增粉文章,另卓尔面,专注记录生活方式的vlog为社交账号补足了优质文章,相比于“无脑喷”以及“灌水”,那类文章将与用户形成共鸣,延长用户停留时间,为平台带来更多商业想象空间。

社交账号的改变自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但能够完善优质文章永远是正确的,无论是抖音、社交账号,或许B站、西瓜视频,vlog都将为它们的发动机加一把火。

当然,平台青睐vlog背后,文章风向标早就起变化。

今年6月,国家工信部下发第一批5G商用牌照,科技变革的脚步愈发临近,在超高速与低时延的5G在线之下,用户的视频消费与视频上传都将更高效、更节约成本。

因此,视频有望成为5G落地应用的第一突破口。

如今,包括优爱腾以及快抖在内的视频平台都在布局视频文章,短视频平台将时长拉伸至15分钟,长视频网站则陆续制作时长10-15分钟的竖屏微剧集。

尤其是科技变革背后,短视频真正的嬗变在哪里?

未来,高速5G在线之下,15秒短视频难以满足用户需求,视频会变长,文章也会相应开始“加料”,小哥哥小姐姐还是不再“吃香”。

知识类、新闻类乃至说理类文章或将是5G之下的视频主流形态,那代表短视频连续走向进一步,追求娱乐之外更高层次的用户满足,包括提供信息、能够完善经验与运算方式。

简单总结,短视频要继续追逐高价值。

vlog正是那条赛道的“优秀选手”,它在满足趣味性的同时,更提供了包括旅游攻略、穿搭化妆等增量信息,优秀vlogger更直达用户内心,与观众产生共情。

“大体是井越”vlog作品《[标签:标签]》

从信息量到心理感受,那是vlog的价值所在。

对平台尤其是言,科技变革之下追逐短视频价值,那是面向未来的布局。由于情感共鸣的因素,vlog文章看起来终于会为平台积累一批忠诚用户,那是vlog为平台带来的最大价值。

当然,既然vlog是面向未来的,它的未来之路又将到底怎么样进行呢?

前路几何

回到开篇的问题,MCN红人不知道拍啥就去拍vlog吧,这vlog究竟是啥?在文本层面,不少vlogger早就给出答案。

视频博主cbvivi曾在一个制作红烧肉的视频中提过vlog的指南,“如果我那道菜做砸了还放上来,这那个视频应该是vlog”,那是vlog区别于美食教学视频的根本标志。

简言之,vlog应该是“视频日记”。

虽然vlog的定义千变万幻,但记录真实生活的内核从来不变,更多用户早就开始接受并喜欢上vlog文章,因此,在厘清定义之外,平台以及vlogger也需要答复一个更严肃的问题:vlog前路几何?

那道命题关乎vlog的商业化与未来走向。

如今,除井越、竹子那样的头部vlogger能以及OPPO、彪马等品牌建立合作,赚取广告费,大量腰部及尾部创作者仍处于“摸索”阶段。

“我好竹子”推广vlog—勇敢做自己

针对那种现象,平台才推出如上补贴方式激励更多用户进行创作,在教育市场习惯的同时,也是为更多创作者带来收入。

商业化的问题卓尔面来自创作者,头部以及腰尾部是两重天,另卓尔面也来自更多垂直vlog社区。

目前,类似VUE、猫饼等都已成为专注vlog剪辑的文章社区,尤其是例如猫饼App已成为腾讯的囊中物,但除了被收购之外,那些vlog社区则是通过会员费盈利。

专属滤镜、专属音乐以及专属字体,在主流vlog平台上,那是会员才能享有的福利,但剪辑方法大同小异,专业vlogger更习惯使用电脑软件剪辑,付费方法的受众并不大。

除了被巨头收购,垂直vlog社区的商业道路并不明朗。

显然,无论腰尾部创作者或许垂直平台,vlog很难走好商业化之路,文章定制的广告变现仍是主流方式,但商业资源毕竟有限,vlogger还要更长时间来形成并沉淀文章风格,以此进行文章定制才更精准有效。

那对创作者尤其是言将更为艰难。

因此,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思考,vlog是新兴物种,商业化并不成熟,现阶段平台烧钱更多是为了吸引创作者以及培养用户习惯,抢占市场先机,只有在规模化需求形成之时,vlog才有“资本”谈商业化。

尤其是平台以及vlogger要怎样达成那条道路?

不一样于微剧或互动视频,vlog除兼具娱乐性之外,它更是一种信息传输形式,随着媒介从图文走向视频,用户记录以及信息传递形式也在向视频转化。

显然,vlog那类视频创新方式更具可推广性,素富力达人皆可参与其中,正如井越所言,“vlog很火是因为我看papi酱的视频,不会想自己也拍一个搞笑视频,但是会有人想要做或者想让身边的人做vlog。”

那样的群众基本是平台所看中的。

在移动外界普遍面临流量拐点之时,激活vlog,激活用户创作欲与消费欲,平台借此增强本身活跃度并以此吸引更多新用户,那也是各家文章平台现阶段的重点工作。

当然,此路也绝非一帆风顺。

在vlog的成长路上,拍摄与剪辑方法还需更深层次提升,资本还未大量涌入,更关键的是,不一样于欧美人群,香港人天性内敛含蓄,本土创作者到底怎么样能做到在镜头前表露真实自你,那依旧是一道需要时间来解答的问题。

面对如上那般的挑战,平台发力vlog背后,更像是自你的一次投石问路,它们在连续引导用户习惯的形成,但在更深层的资本与文化层面,平台同样需要等待。

主打“视频日记”,vlog有着全民普及的可能性,在回来本真的道路上,用户记录的生活方式将是一种新的乌托邦,但落地思考,腰尾部vlogger还在增加,平台烧钱之旅还在持续,vlog还在努力建设正向循环的生态机制。

可见,平台投出去的那颗石头仍在等待回响。

更多精彩文章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以上内容由DG真人平台原创提供,转载请注明出处!